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此刻,我就在一個聽說沒有冬天的地方。萱馨的葉,泛黃了這個季節。   (一)   時間的河一如既往緩緩流淌,呼嘯著捲走愛恨情仇。再舊的手錶,也撥不回逝略的時光。縱使可以逆轉時間的流向,依然無法改變命運的發展。千思萬緒如亂網,無序隨機;如脈搏縮張跳動,消耗著人生的光陰,無一失手。   時間也許無法帶走一切。時間當然無法帶走一切,記憶像細小的蝴蝶,東一處西一處地停貯。我的新生活還沒有上軌道,也琢磨不透下一步的行程。站在風襲來的夜裡,我默默折起傷悲,聽風吹過耳邊,絮叨著異地的風情。   (二)   無人的午後,靜寂的過道,家鄉的綠茶,獨坐在陌生的公寓裡,竟也有莫名的幸福,不去想快不快樂。一旦時間停下,就會深深感傷。   一切,靜止在寒潮席捲來的夜。自上而下,我顫抖著,血液似乎開始凍結。我呼吸著,神經又在緊繃。麻木了身體,也冰封了內心。或許這不是一個給人溫暖的地方,告訴自己,不必吃驚,最溫暖的地方在我的千里之外。冰冷捲土重來,帶著寂寞的味道,純淨、冰涼、通透、決絕。門窗緊閉,僅留兩條縫隙,然後抱住自己,蜷縮。   (三)   日子總是要過,我開始投入精力。沒有多餘的時間,我的生活開始被擠得密密麻麻。珍惜身邊的朝夕,以及新面孔之間的每一份溫暖。然後,在靜夜中悼念著塵埃落定的迷茫。站在高樓上,向未來凝望,突然覺得,年華的漫長像細細長長的麻繩,幾股麻牽拉糾結,我解不開。在那幾不可見的末端,那被歲月遠遠地拋在半空中九死一生的末端,懸著南國海濱的鮀城。小城喧嘩而寧靜,有淡淡幽香,有沁人芬芳,有溫暖的港灣。如今,有點遙遠得難以企及和觸摸。它確實在那裡,在腦子裡,在心目中,儘管美中不足,儘管暗灰泛黃,可是它就在那裡,要徹底地忘卻和拋棄,是一種神話。   (四)   「生於繁華,卻滿目蒼夷。」這是一個友人對現狀的感慨。他說,其實我們都一樣。   在南國西部的城市落腳已有數月,走過村莊小徑,聽見孩子的追逐鬥嘴,男子低沉的叼煙交談,間雜著女子格格的笑聲,以及占最大比例的商販聲。一切和諧歡樂,喧喧嚷嚷。然而,一切表面的東西是容不得我們私自下結論的,誰人何曾沒見過:友人間的利益爭執、孩童無意間的欺詐霸道、男女情人間的爭吵吃醋、同行間的讚美嫉妒……無論身在何方,我們都無法冷眼看待這個世界,無論他方是如何美麗和諧,它都是充滿矛盾心結的。   興致勃勃走進團體工作的牢籠,奉獻了什麼,看清了什麼,又得到了什麼,許多聲音急著要述說,許多場景急著要出演,許多影子急著要顯形,種種,唯有心知。忙碌後的人,疲憊。時間充實了,心卻是空虛的。光陰的飛速,我措手不及。前途的著落,迫在眉梢。無處可逃,無計可施。   (五)   等待次日,希冀陽光會慢慢爬進窗台。   想起家中父親的煙灰缸,母親的可口飯菜,外婆的功夫茶,妹妹的寶貝玩具,我的琴棋書畫……疊著褪色的記憶,裝著平凡的幸福。那是,最簡單的奢求。   今夜,思緒氾濫,溫習一遍擁有的溫暖,然後,安然入睡。明天,會有奇跡出現嗎?